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kunyufs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长佩文学网【kunyufs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欢想世界》最新章节。

华真行怎么想,基立昂未必认可。此事之后,基立昂后就有了一句口头禅:“华,你不尊重我!”

华真行听了直想笑,这句话太耳熟了,小时候家门口的混混也喜欢这么对他说,大多是瞅杨老头不在,趁机跑进杂货铺要求赊账的时候。

后来嘛……就没人敢说了,再后来嘛……也就没人会说了。

现在每次基立昂这么说的时候,华真行都会回一句:“基,我挽救了你!”

在几里国那种地方待得久了,就越发感觉东国文化中的含蓄内敛与宽怀包容,是一种多么美好的品质,可惜很多人没有意识到。

这种品质代表了一种思考能力,能够反省与克制不应该或没必要的恶意,并体现在言行中。

有人可能认为“直爽”是一种美德,这多少是将表面上的“直爽”与内在“真诚”和“刚强”搞混了,而真诚和刚强才是美德。

比如碰着乞讨的,你身上没零钱说一句抱歉,对方却直接骂你是个吝啬的穷鬼,你是什么感觉?再比如有人看上你就要求跟你上床,不要答应就说你不尊重他,你又是什么感觉?

还有种情况又是另一种极端,只要虚伪的赞美和尊重就行了,甚至夸张的词汇都不够用了,需要再创造更夸张的词汇,而不论自己赞美与尊重的是什么东西。

比如哪怕是个弱智,也得夸他聪明,聪明得太有特点了。哪怕算出二加二等于二十二,也不能说他错了,得说他有创造力与想象力,考试交白卷最低也必须得给九十五分。

再比如哪怕是个歪瓜裂枣,也要夸她是个美丽无比的仙女!而真正的礼貌与修养,不是在这种人面前不要谈论这种问题吗?

这一则套在罗米流行,也是高层精英们要向社会底层输出的价值观。但这不是美德,培养的是虚伪和脆弱,而不是人们所需要的真诚与刚强。

所以华真行才会感觉,含蓄内敛与宽怀包容是多么美好的品质。但是柯夫子也曾告诉他,这是建立在文化认同的基础上。

彼此宽怀包容,那是以德报德。假如遇到破坏这种文化认同的家伙,就只能以直报怨了,这也是善意——真正应有的善意。

柯夫子他老人家的修养自然是极高的,但某些时候对某些人也很不客气。华真行对基立昂的不客气,就是和柯夫子学的,他是真诚地在挽救对方。

他拿出了东国的《刑法》让吉立昂看,解释自己为什么是挽救了他。不仅如此,他还给基立昂分析,为什么盗窃是一种违法行为,在历史上是怎么形成的社会共识?

华真行倒是足够真诚了,可是基立昂却受不了,他认为华真行这个人不仅吝啬小器,而且屁话还特别多。

不想借东西就算了呗,他又不是非借不可,可是华真行还没完没了,非得找一堆借口。基立昂这些话可不是在心里嘀咕的,而是当面说的,他很看不上华真行。

基立昂当面都这么说了,背地里可想而知,华真行成了一个被孤立的另类。其实华真行本来就够另类的,在这层宿舍楼里,他不仅是唯一的几里国人,也是惟一的华族裔。

华真行当然知道这些,感觉是既好气又好笑,心中暗道假如在几里国,真应该把基立昂送到新联盟学习班里好好上上课。

华真行被孤立,当然不仅是因为基立昂说他的坏话,这家伙又不是意见领袖,主要还是他自己的原因,就算不在宿舍楼里,而是在自己的班级中,他表现得或许也过于另类了。

华真行后来才知道杨老头给他的皮具四件套有多贵,刚开始是不清楚的。就算他清楚,估计也不会有太多感觉,再贵能贵得过法宝与神器吗?

四件套中有一双皮鞋,但是华真行刚来平京时天气还比较热。在春华校园里,华真行很注重自己的形象整洁,他穿的是草鞋。

华真行这次带来了两双草鞋,分别是曼曼还有他自己编的。他和曼曼打草鞋的手艺都是跟墨大爷学的,然后又加了自己的创意,结合了炼器手法。

华真行打草鞋用的是象牙色的软草筋,来自几里国荒原上的特产,纤维质地轻柔细腻,还经过了法力的鞣制,编制的手法也非常致密精湛。

假如仔细看其纹理,他是将软草筋编成了九条龙,再攒成了鞋的形状,还加了一层特制的底。这不仅是草鞋也是修士所穿的云履,号称九龙云履。

九龙云履的结法,可不是墨大爷教的,而是杨老头指点的。

杨特红嫌墨尚同打的草鞋样式太普通了,他老人家告诉华真行,丹法与器法的修炼,都要求极为细致精湛,那么平时做事也要如此,包括给自己打草鞋。

按杨特红的说法,这并非奢习,而是惜物。因为他打的不是普通的草鞋,而是修士云履,不是那种一次性消耗品,哪怕穿几百年都行。

曼曼送华真行的那双草鞋又是另一种传统的云履样式,将软草筋编成了一片片云朵的图案。

可是这两双云履,看上去也还是草鞋,很有设计感、编制得很细致的草鞋。就算是九龙云履,只有脱下来凑到眼前仔细观察,才能分辨出九龙攒汇的结构。

除了杨老头给的皮具四件套,华真行的行李都是自己置办的,东西并不多,全部加起来也只装了一个普通的随身旅行箱。

这和曼曼不一样,杨老头只送给曼曼一个与华真行同款背包,剩下的东西都是连娜和崔婉赫等人帮着她一起置办的,塞满了两个最大号的航空托运旅行箱。

华真行带的东西虽然不多,但是想得挺周到,上课总不能穿大裤衩吧?他还随身带了两条长裤,是那种黄绿色的直筒军裤。

华真行见东国的援建工人们经常穿这种裤子,他还以为在东国很流行呢,所以也想入乡随俗,至于皮带就用杨老头给的那条。

第一天在阶梯教室上大课的时候,华真行还特意穿了自己最喜欢的那件纪念衫。这种纪念衫在非索港农垦区很常见,是欢想实业特地从万里之外的东国定制的。

白色短袖无领,七成绵三成化纤面料,胸前背后都有图案。胸前画的字有两行,分别是“洛福根水电站大坝”与“封顶纪念”,背后则错落画了四个字“农垦精神”。

为什么说是画的而不是写的呢?因为这两幅字同时也是两幅山水画,通过字体与笔画的变形、用墨的浓淡与粗细形成的构图。

其图案虽一眼看上去就是两幅东国山水画,但只要是认识东国字的,都立刻能把其原文读出来。其字体的变形并不夸张,很容易辨认。

这件纪念衫的设计,与华真行读的专业有关。春华大学的城乡规划专业,隶属于建筑学院。

建筑学院的学生,通常都要求有一定的美术功底。这与艺术类专业的要求还不太一样,主要侧重于临摹、写实、绘图,力求结构与特征表达准确。

至于机械、水利等很多工科类专业也要上制图课,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,虽然也涉及审美修养,但与美术水平的关系不大。

既然选了春华建筑学院的专业,华真行来之前也做了准备,提前学了美术。主要是多才多艺的杨老头和柯夫子在指点,以他的修为打底,练习基本功很容易。

后来杨老头又说了,东国的代表艺术,自古书画同流,一下子就把境界的要求给拔上去了。可是华真行也够不着他老人家的高度啊,只能听言附会,先简单设计了这样一件文化衫。

这样的书画,看似极其写意与抽象,但是华真行在水电站附件拍了两张照片,在电脑上用滤镜一处理,与他的构图几乎完全一致。

这种纪念衫,欢想实业从东国订购了二十万件,不仅是水电站建设者,其他项目的援建工人包括欢想实业的全体员工,都人手一件。

华真行第一天上大课,就是这样的形象:脚穿一双草鞋,下身是一条黄军裤,上身是那件纪念衫,背着杨老头给他的包,扎着同件套的皮带,头发有点长了,还在脑后扎了个小辫。

假如在一家普通技校,可能还有人感觉他挺潮,但春华校园里可不待见这种行为艺术,简直点有辣眼睛!

他的黄军裤和广告衫,在东国都是十几块一件的地摊价,如此也就罢了,简朴而已,可那双草鞋是什么鬼,困难成这样了吗?

再仔细一看,他背的包、扎的皮带居然还是国际顶奢品牌!

看裤子和上衣,他这包和皮带就应该不是正品。可是用什么高仿不好,偏偏用这种品牌的高仿,未免虚伪得太高调了吧?

这不是什么正经人啊,至少在广大东国同学眼中,华真行绝对是个另类。

几天后大家混得有点熟了,同学们又打听到这家伙是拿了几里国的国籍,曲线上的春华,还有全额留学生奖学金呢。

好在同学们都是有涵养的,华真行虽有些特立独行,但至少没有妨碍到别人,也就没人当面嘲笑他什么,都保持了起码的尊重,甚至还有人夸了几句草鞋很酷。

后来还是辅导员实在看不过眼,私下找到华真行说,简朴是好习惯,但是穿草鞋也太过了,他可以送华真行几双正常的新鞋。

华真行哪能让导员送鞋,他自己又不是没钱,来之前只是没经验,现在也意识到在这里穿草鞋不合适,所以平日就将那两双云履都收了起来,以免惊世骇俗,又买了双皮凉鞋。

但是他收起来的只有草鞋,至于黄军裤,那就是普通人穿的正常衣服,导员都说了朴素是好习惯嘛,至于纪念衫就更不用说了。

那时华真行还不知道他的包和皮带原版价有多贵,后来知道了还是每天正常用,这与黄军裤是一个道理,既然好用就物尽其用,至于贵贱本无所谓。

虽然的春华大学的海外留学生很多,但在城乡规划专业一年级,却只有华真行这么一名留学生。这本身就显得很另类了,虽然不再穿草鞋,他仍是一道独特的风景。

在本专业班级、年级中,华真行倒没和同学发生什么冲突,顶多是大家没把他当同类,但相处得还是很融洽,华真行很喜欢这里的人和这里的气氛。

日常冲突主要还是发生在宿舍里,与其他不同年级、不同院系的留学生之间。

在“偷包事件”中,基立昂虽然认为华真行不尊重他,但也也没有别的举动,大概是当时初到东国还不熟悉状况,也不敢轻易动手,毕竟这里不是特玛国。

可是一个月之后,基立昂就和周围的人混熟了,或者自以为混熟了,他的性格就带着一种没皮没脸自来熟的特质。

见整层楼的同伙都没把华真行当成自己人,基立昂也渐渐不再忌惮什么,更激烈的冲突终于发生了。

那天晚上十点多钟,华真行结束自习回到宿舍,还没进门就发现基立昂已经回来了,正在宿舍里与一名女子做着激烈运动,更可气的是,两人是在华真行的床上做运动。

都用不着以神识查探,两人的动静在走廊上都能听得见,过往的其他人都露出会心的神秘笑容,也没人管闲事。但华真行不得不管啊,那也是他的宿舍。

出于礼貌,华真行并没有直接用钥匙开门,而是用一种特别的节奏地敲门。门板发出声音很有穿透性,就像在基立昂的耳边敲击。

基立昂正在兴头上呢,本不欲理会,可以华真行敲击声总是与他的动作节奏是错开的,怎么听怎么不得劲,没几下就被敲软了。

宿舍门终于打开了,基立昂居然连衣服都没穿,光着身子怒气冲冲一指斜对面道:“今晚我有事,和213的大杈子说过了,小溜子今晚不回来,你去那边睡吧!”

匆匆说完后,他就砰的一声又把门给关上了。

大杈子和小溜子都来自尼朗国,名字分别念折高斯和雷温特,按当地土语,其实就是大树杈和小河沟的意思。这种名字在当地很常见,几里国都有不少。

他们学了东国语之后,彼此之间又起了这样的东国语绰号。大杈子和小溜子住在斜对门,今晚小溜子应该不在,基立昂带了个姑娘回来,自作主张将华真行安排到那边睡了。

见门又关上了,华真行是哭笑不得。基立昂这是多大脸啊,占了宿舍,指了张床就让华真行过去睡,也不问他同不同意?

华真行倒没发火,只是一瞬间有些恍惚,感觉自己好像穿越了。土生土长的东国人可能不理解基立昂的脑回路,再怎么过分也不能这么干啊!

可是华真行却很熟,这就是一种街区黑帮文化现象。

所谓街区黑帮文化,到不一定是指这些人都是黑帮分子,而是受街区黑帮环境的影响,久而久之形成的行为习惯与社会风俗。

男女乱搞就不用说了,往往睡觉也是临时找个地方,有张床就行了。黑帮文化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讲等级地位,有点像动物群落中成员的地位划分,贯穿到整个街区成员中。

基立昂的行为代表了一种宣示,默认他在本“街区”的地位比华真行更高,因此可以对华真行发号施令,他占了房间办事,就可以指派华真行华到别的地方睡。

也幸亏华真行了解这种习性,否则脑袋还真转不过这种弯。假如基立昂搞错了对象,比如擅自占了老大的床办事,他的下场可能会很惨。

老大会直接踹门进去,把他从床上揪下来,踹到在地再跺上几脚,让他灰溜溜地滚。可是华真行没打算这么干,他收拾过黑帮老大,目的可从不是为了自己当老大。

华真行之所以会恍惚,是因为这才多长时间啊,基立昂就把街区黑帮文化习惯带到东国大学的宿舍里来了?他是来学习的,可是他学到了什么,学校又教了他什么?

华真行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,给宿管办公室打了个电话,没人接,然后又给保卫处打了个电话:“你好,我叫华真行,是建筑学院2310班的学生,住在玫瑰花留学生公寓208。

我的室友基立昂正在招J,对,就是招J,把人带到宿舍来了,正在里面办事,我站在走廊上呢。为什么给你们打电话?我进不去啊!他不开门,让我找别的地方睡。

什么,要我找宿管办处理?我打了电话,没人接。要么你们派人来处理,要么你们联系宿管办处理,我在这里等着。什么,让我自己先交涉试试……”

挂断电话之后,华真行又拨通了校长办公室副主任牛以平的手机。牛处长曾告诉华真行,假如有什么事可以随时找他,华真行就当真了。

牛处长还没睡,看见华真行的号码就吓了一跳,赶紧接通就听那边说道:“牛处长吗?实在不好意思,大晚上还打扰您。有件很丢人的事,不过不是我丢人……

宿管办的电话没人接,保卫处的电话我打了,他们建议我自己先交涉,假如劝阻不成再找他们。我怕把门踹坏了损毁公共财物,也怕一不小心把人给弄死了。”

牛处长赶紧道:“小华,你千万别着急,也别冲动!稍等一会儿,我马上处理。”

华真行知道牛处长就住在校园里,他来得还真快,不仅宿管办的人找到了,保卫处的人也来了。不用踹门,华真行有钥匙,帮他们打开了门,将床上两条人吓了一跳。

基立昂用茵语大喊道:“什么人?滚出去!”

牛处长也是见过世面的,一点都不怯场,嗓门比他还大,怒吼道:“这里是宿舍,已经过了十一点了,你们在干什么?穿好衣服,去保卫处一趟!”说着话把脸扭了过去。

那两人还没穿衣服呢,女子先没用被子挡住自己,却尖叫道:“耍流……”她只叫出来半声,突然就开始全身哆嗦说不出话了。

原来是牛处长拔出身边人腰上别的电警棍,打开开关就给了她一下。基立昂跳下床伸手欲撕扯,紧接着也哆嗦着软倒,因为牛处长同样给了他一记。

保卫处的人当然没有带枪,有人腰间却别着夜间巡逻用的电警棍,刚才没有拿出来,却被牛处长抢先拔走了。

这人也被吓了一跳,不是因为电警棍被拿走,而是这种事怎么能让领导动手呢?反应慢了啊!谁也没想到牛处长会这么干脆、这么猛。

这下动静可就闹大了,最终基立昂和那女子都穿上衣服被带走了,姑娘还是被架出去的。整层楼的宿舍门都被打开了,不少人跑出来看热闹。

牛处长在走廊上大声喝道:“基立昂违反规定,在宿舍里招J,被保卫处带走处理了,希望大家引以为戒!现在已经过十一点了,没什么好看的,都回去休息!”

华真行也有点发愣,牛处长又转过身来点了根烟,还给他递了一支。华真行并没有抽烟的习惯,但还是点了一支,笑道:“牛老师,今天晚上的你,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啊!”

这是实话,华真行很意外,没想到牛处长这么果断地亲自动手,看样子此前对这位领导的了解还不够啊。牛处长瞟了华真行一眼,一指宿舍道:“进去吧,我们聊聊。”

长佩文学网【kunyufs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欢想世界》最新章节。